2022卡达尔世界杯《凰家看台》:3500万人口的重庆,为什么足球注定死路一条?_中国体育直播TV2022卡达尔世界杯

2022卡达尔世界杯

2022年5月24日,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宣告解散队伍,退出中超联赛。这支在重庆存活了25年的职业足球队就此消失了。这个结局也意味着,这座拥有3500万人口的世界最大城市,在足球、篮球、排球三大球的中国顶级联赛里全部缺位。

1/4个世纪的漫长历史,场均3万观众的热情球市,抵不过职金元足球累积的巨大泡沫以及疫情的对体育产业造成的毁灭性冲击。

重庆队的生死伴随着20多年来国企、民企的命运沉浮。最初,高速发展的民企从国企手里接过球队,最终,拮据的国企无力从暴雷的民企手里接下烫手的鸡肋。

力帆独自苦苦支撑多年,直到无法应对

1996年底,前卫寰岛足球俱乐部从武汉迁至重庆。前卫是指前卫体协,隶属于公安部和武警部队;寰岛集团是公安部下辖公司,搞海南房地产出身,1999年才与公安部脱钩。前卫寰岛最初有财大气粗的国企背景,引进了高峰、彭伟国等多位国脚级球员,可谓最初的“恒大”。

2000年寰岛集团宣布退出足坛,重庆最大的民企之一——力帆集团,花费5580万元收购前卫寰岛,将这家俱乐部留在了重庆,并且更名为重庆力帆俱乐部。同年,重庆队战胜了北京国安,夺得了足协杯冠军,那是重庆足球至今取得的最高荣誉。

那年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62岁,他在大田湾体育场和痛哭的主教练李章洙相拥庆祝的画面,成为重庆足球的经典画面之一。从此,尹明善开始了独自支撑俱乐部的漫长岁月。

2003赛季,重庆力帆成为末代甲A假球案的受害者,不幸降级,尹明善不甘心,他以3800万元收购云南红塔俱乐部的中超资格,将其套在重庆队身上。此后十年,重庆力帆的成绩起起伏伏,力帆集团的发展也遇到了一些挫折,坊间偶有传闻力帆可能退出足坛,但尹明善几次都选择了继续坚持。

2014年,重庆力帆以中甲冠军身份再次杀回中超联赛,彼时中国职业足球已经半只脚迈进入金元时代,球员薪水水涨船高。自感无力继续独自支撑俱乐部运营的尹明善,第一次明确流露出转让俱乐部股权的想法,给收购方提出的条件是球队不能离开重庆市。不过,重庆当地没有企业表示愿意接手,俱乐部甚至差一点被一家外地空壳公司完成收购。无奈之下,尹明善只能选择继续坚持,而且在2015赛季投入资金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新高,超过3亿人民币。

2014年接受重庆当地一家媒体采访时,尹明善就曾表示:“当年我利润3个多亿的时候,拿3000万(玩足球)是小事情,但我现在企业利润是4、5个亿,要拿出2、3亿搞足球,负担确实有些重。”

苦苦支撑的尹明善在2016年终于找到了接班人——蒋立章的双刃剑体育公司开始与力帆俱乐部合作,而双刃剑体育的背后是来自武汉的当代集团。2017年1月,当代集团正式完成对重庆力帆俱乐部90%股权的收购,力帆集团象征性保留10%的股权。

据统计,尹明善掌舵重庆队17年,共注资超过8亿元,这个数字放在金元足球时代确实不值一提,但是在早年间,尹明善能在克服诸多困难的情况下做到持续稳定投入,已属珍贵。那些年重庆力帆俱乐部从未出现过欠薪的情况。

2017赛季,重庆力帆俱乐部时代结束,重庆当代俱乐部时代开启。2020年8月6日,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申请破产,力帆集团遭遇重大挫折。重庆曾经最大的民企辉煌不再。

当代集团的30亿元投入,打了水漂

2017年1月那场把俱乐部出售给当代集团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尹明善极少出现在与足球相关的公开场合。2022年5月24日,球队解散这一天,84岁的尹明善突然出现在俱乐部,只让在场的球迷更加伤感。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尹明善肯定不后悔早点脱手了球队。后悔的只能是当代集团。

当代集团,这家以医药、旅游、地产、文体为主业的湖北企业,在2016年5月成立了当代明诚体育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两个月后就对重庆力帆俱乐部完成收购,既表明了当代集团在体育行业大展宏图的雄心,也有以此就其他集团业务在重庆当地得到一些政策性支持的想法。

重庆当代的资金投入虽不像广州恒大、河北华夏幸福那般疯狂,但和以前力帆时代相比,有了大幅增加。

2017赛季,重庆力帆俱乐部时代结束,重庆当代俱乐部时代开启。2020年8月6日,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申请破产,力帆集团遭遇重大挫折。重庆曾经最大的民企辉煌不再。

当代集团的30亿元投入,打了水漂

2017年1月那场把俱乐部出售给当代集团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尹明善极少出现在与足球相关的公开场合。2022年5月24日,球队解散这一天,84岁的尹明善突然出现在俱乐部,只让在场的球迷更加伤感。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尹明善肯定不后悔早点脱手了球队。后悔的只能是当代集团。

当代集团,这家以医药、旅游、地产、文体为主业的湖北企业,在2016年5月成立了当代明诚体育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两个月后就对重庆力帆俱乐部完成收购,既表明了当代集团在体育行业大展宏图的雄心,也有以此就其他集团业务在重庆当地得到一些政策性支持的想法。

重庆当代的资金投入虽不像广州恒大、河北华夏幸福那般疯狂,但和以前力帆时代相比,有了大幅增加。

在俱乐部关于退出中超联赛及停止运营的通知中写着如下数字,“2016年底,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对投入来说,俱乐部的营收可谓杯水车薪,跟何况近2年疫情期间,失去票房的俱乐部营收几乎为0。现在看来,30亿元的巨额投入对集团的产业发展并无帮助。

地方政府和地方国企,根本不会轻易接盘

2021年3月,在中国足协俱乐部中性名改革一刀切的政策下,重庆当代改名为重庆两江竞技。两江即为在重庆市地标之一的朝天门前交汇的长江与嘉陵江,但这个新名字更深层次的由来则是与俱乐部股改有关。

当代集团发出求助信号后,曾经得到过重庆市政府的积极回应。2021年2月重庆市政府曾召开了专题会议,会后,两江集团与俱乐部签署了为期三年的赞助合作协议。两江集团是重庆市委、市政府设立的国有大型投资集团,与两江新区工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合署办公。

按照赞助合作协议,两江集团每年向俱乐部以赞助款的方式注资5000万元。第一年的赞助款确实也很快就实际到位。但是,对于当时已经负债数亿元的俱乐部来说,这5000万元的赞助款填不住窟窿,欠薪仍在继续,中超开赛后,也出现了球队两度因欠薪而拒绝进入赛区的情况。

在球队第二次拒绝进入赛区时,事情似乎有了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2021年7月,重庆市体育局以告知函的方式,向当代集团告知了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股权改革的初步方案,其中对俱乐部债务分割的时间点,未来新俱乐部的股权结构等等都做出了极为具体的计划,甚至明确写有“2021年10月底前,新俱乐部公司全部组建完毕,公司运营资金到位,俱乐部由新公司接手运营管理”这样的字句,当时重庆市体育局及两江新区管委会相关领导在全队面前更是承诺俱乐部将拥有光明的未来。

遗憾的是,这份初步方案中的所有步骤,除了组建工作组进驻俱乐部成为现实之外,其余都成了一纸空文。

据了解,当初的股改小组进驻俱乐部开始审计工作之后,查出了内部不少可疑的新增合同,后续债务要比预想的多。也许是真正了解俱乐部的债务状况后,此前已经答应接手的本地国企打起了退堂鼓,股改陷入僵局,自此再无任何实质性推进。

几乎全年欠薪的情况下,重庆队在2021年中超联赛最后一轮奇迹般地完成保级。赛后,全队在场内围成一圈,韩国籍主教练张外龙失声痛哭“对不起你们所有人的家人”。这一幕成了中国足球的名场面之一。

但保级成功也无法改变俱乐部的命运。赛季结束后各方对“股改”只字不提。

到了2022年,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在冬季转会市场签下16名新球员,让外界误以为俱乐部又有救了,但真的只是错觉。此前负责俱乐部管理的总经理吴江被当代集团调回,新任管理者只有一个目的,处理好俱乐部的股改相关事宜。显然,新任管理者是来收拾摊子的。

根据领队魏新透露,重庆队总欠薪7.5亿左右,2022赛季的最低预算是1.7亿左右。这意味着,新股东如果想填补俱乐部欠薪窟窿,然后再运营好球队的话,将是一笔难以承受的巨款。唯一的办法是球员放弃全部薪水,但这不可能。球员愿意放弃2021年4月之前的欠薪已经是巨大的让步。

明眼人都知道,这两年中国足球本身恰好进入了一个看不到头的低谷期,对国企来说,投钱搞足球必然是亏本买卖,除非政府部门强推。但疫情期间,地方政府本就没心思顾及体育产业。要地方政府推动国企收购民企的负资产,这么做的障碍、风险都显而易见。

5月14日,因疫情防控等原因,2023年中国亚洲杯被亚足联宣布“易地”举行。这对重庆足球是双重打击。第一,当代文体本来购买了2023亚洲杯的转播权,现在转播权的价值必然大打折扣;第二,重庆两江新区的在建专业球场本是2023中国亚洲杯的办赛球场之一,现在比赛不办了,重庆政府对足球的热情更打折扣。

眼看2022赛季迫在眉睫,俱乐部和球员都没有时间再耗下去了,所以,重庆队直接解散了。

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的通知书以及球员签署的解除劳动合同书上,俱乐部对球员和员工均表达了将积极解决欠薪的态度,但所有员工究竟能够拿回多少薪水,多久能够拿回,没有人知道。

来源:凤凰网

2022卡达尔世界杯

Recent Posts